做梦有人喊我名字跟做梦起的名字能用吗

2024-05-15 21:35:18
八字起名网 > 八字起名 > 做梦有人喊我名字跟做梦起的名字能用吗

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做梦有人喊我名字,以及做梦起的名字能用吗的知识点,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,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。

文章详情介绍:

#推文

我跳下去之后全文结局:我让妈妈在寝室一楼门口等着我,然后我跑到了7楼的阳台一跃而下,正正好好的死在了我妈面前。这次班级考了多少名,回家家里的灯全都亮着。爸爸妈妈并排坐在沙发上问我班级第7,我小声回答班级第7。我妈尖叫上次不是第五吗,老公这孩子成绩怎么还下降了?我爸冷笑:谁知道他又被什么东西弄丢了魂了?翻他书包,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一切,一直到爸爸一巴掌打到我的脸上。

妈妈倒扣着书包把所有东西甩到地上,还好意思回家,还好意思要饭吃。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玩意?他又一脚踢到了我的肚子上,我把身子蜷缩成一团,这是我在无数次挨打中明白的。

老公孩子包里有一本漫画书,我妈一只手捏着书像捏着什么脏东西。我看着那本书,那是同桌的辅助公式记忆的小漫画。不知道怎么跑我书包里来了,我爸读过那本书就要撕碎,我慌了这不是我的书,我明天还要还给他的。我伸手去抢敢跟老子抢东西了,老子花大价钱上学,就是为了让你看漫画去的。他一巴掌把我扇倒在的,又恶狠狠的踢了一脚。工具书被他撕碎扔了我一脸。我透过如雪花般的纸碎看着我的妈妈。他就好像足球队的拉拉队员一样兴奋激动,但是他嘴里又说着:可千万别怪爸爸妈妈,我们都是为了你好。我的眼泪淌了一脸看不分明,我想要是上了大学就好了。

晚上我被关进了阳台。家里租这个房子的时,带有一个破旧不堪又装满杂物的阳台,地面上全是黑水。屋内简单的翻了翻新,可是这个阳台却一直没有在装修。当时爸爸说,以后这个阳台就给我面壁思过用。中介当时还笑着说,怎么可能让孩子呆着。爸爸来这跪搓衣板还差不多,这怎么可能?我被关在了这里,只有一层破塑料布封在一旁,被风吹的唰唰作响。

我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从兜里掏出一个中午买的馒头啃了。我想象着我在奶奶的家里温暖明亮,奶奶一下一下的拍着我,跟我一句一句的说着话,我慢慢睡着了。第二天一早,我悄悄的溜回自己的房间去拿粉底液。我一直以为这是我家默认的规则,但是不能被人看见。我刚刚打开房门我爸进了客厅,你要干什么去?我要遮一遮脸上的印子,说爸就要进屋谁让你遮了,声音吵醒了妈妈媳妇。他要把脸上的巴掌印弄掉。戏学的这么差还好意思掉面子。

我妈听了话皱着眉看着我遮什么遮。我忽然感受到一股从所未有的慌乱。我怎么可以这样去上学,带着一脸的伤痕。那同学会怎么看我?我不说话进了屋就要拿粉底液,这小逼崽子还敢不听话了?站在门口看我,等我出来一把抢过了我的粉底液,然后摔在了地上,多点的小孩就开始化妆了。我妈说在我们那个年代,正点小孩化妆那就是婊子,我却好像什么都没听到,只是看着地上摔碎的粉底液。然后突然的疯了一样的使劲往后一推,我爸冲他喊你喊我粉底液,他撸起袖子你都是老子生的,摔你一个粉底液还敢对我动手了。今天非得教训教训你不可。又是两个巴掌左右开弓,清脆的很,醒了老公睡觉吧。我妈打的哈欠。我爸骂骂咧咧的回去了,只留我一个人在客厅。我颤抖的在地上抹了些粉底液,混了点灰,但是还能用。我把粉底液抹到了脸上,不能哭哭了就脱妆了,得遮住巴掌印不能丢人。同桌一如往常羡慕的看着我说叙叙,好羡慕你父母让你化妆。每天上学这段时间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我可以被人羡慕,拥有虚假的幸福的家庭。可以当一个正常人,我要努力学习好好生活,等考上大学就好了。这是楼上奶奶告诉我的,原先每次挨打我都会反抗,然后闹的屋里的东西懒得掉,打一架尽人皆知。后来楼上的张奶奶再见了我,就会给我点好吃的。有时候是一个布娃娃有时候是一种糖,在晚上我偶尔会有机会逃出去,偷偷去奶奶家待一会,我看着张奶奶孙子的照片,我问他为什么不是所有的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?张奶奶摸着我的头发告诉我,有的父母就是不爱孩子,但是这不是孩子的错。孩子你好好好读书,努力的生活等你考上大学就好了。我考上了大学就可以不用挨打了吗?

我问他是,你还可以交很多朋友,甚至可以谈个恋爱,可以微微校园的小野猫。我就这么在奶奶的怀里睡着了,所以我每次挨打就在想我得熬,过去等我考上大学就好了。每次成绩下滑一丁点,我爸妈就会小时盯着我,放学也回来接我。平时的上学我只希望再晚放点学,可是今天我不愿,我害怕我的父母万一等不及进来接我,然后把我残破的家庭暴露在大家面前。那两位家长不要在走廊跑。

听见外面的声音我心里一慌,他是我的父母。一会我的爸爸妈妈闯进了班级,一眼就看到了我的位置,你个不要脸的,你勾引人,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我爸已经拎着我的领子,把我拎出了座位,我紧紧的握着他掐着我衣领的手。求求你爸爸不要在这打我。

我的声音颤抖的都要说不完一句话,同学们的眼光几乎要把我刺穿。妈的敢勾引人要面子。我老李家什么时候教出过你这样的闺女,我妈妈也在一旁说,还好意思说化妆是为了遮巴掌。来了我爸又是一脚踢到了我的脊柱上,我感觉到我最后的自尊。最后一点做正常人的可能正在坍塌,破碎我躺在地上恶狠狠的盯着他,扯着脖子喊你老李家能教出什么东西,天天只知道打人喝酒,你就是个垃圾废物。放屁我爸一脚踢到了我的脸上,我的眼眶生疼,脸颊也在发热,我拱起了身子不再反抗,把头紧紧的埋在怀里,考上大学就好了。

今天看自习的是一个自愿的学生家长,他站了一会看保安愣住了,便上前制止这位家长。你这么教育孩子是不对的,我爸朝他吐了一口唾沫,棍棒底下出孝子你懂不懂我家孩。

子年纪前50你家孩子排多少,被家长张了张口没说话,跟我学着点就得这么教育。他示范式的又狠狠的踢了我一脚,这么教育才能学习好。因为他打我我想要逃离,我努力学习,却反而证明了他教育方式是对的。这是哪来的道理?

那家长被说蒙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我一下子害怕起来,怕他被我爸说动。我知道他儿子皮的很,成绩不好,但是会为被欺负的女生出头。尊重老师。我递给他卷子他会笑着跟我说谢谢。

我挣扎着抬起头叔叔叔叔他说的不对,我爸又踢了我一脚不要,我吐了一小口血痰,不要打孩子不好这样不好,不要让世界上再多一个我。我所谓的正常人的梦破碎了,哪怕我的成绩在提高,我的脊背挺的在直。我就是那个被家暴的惨孩子。我还以为李莹家长允许他化妆,原来是为了遮丑。

我听见陌生人说,你听说过一般那个林美,这家伙家长都打到学校来了,我听见有人怒气不争说还不是自己怂,这完全可以报警的,那就是有两个小太妹,扭扭捏捏的来找我道歉。说他们八卦的时候被我爸妈听到了,但是他们说的不是我是另一个李莹。有两个男生为另一个李莹大打出手,不过这跟我都没有关系了,我现在就像一具尸体,我的灵魂飘在空中,我看见大家你一言,我一语的向上插刀子。偶尔我回过魂的时候我才知道,原来我的这具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了,但是我不在于因为考上大学就好了。日子就这么过去了,我越来越瘦,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跑。临近考试妈妈变得法地给我做补汤,他坐在我的床上一边打磨指甲,一边跟我说您赢了,我要好好学习,长大好报答妈妈,我不敢不喝,我上一次不喝我爸把我头按进了汤里,连续三天把饭扔到地上,让我跪在地上吃。我爸还在沾沾自喜还是我的办法好吧?你看孩子现在喝汤喝的多好,我听得恶心,等妈妈出我的过世时我再把汤吐掉。我能感受到我的胃在痉挛,但是我感到很开心,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活着。

我高考的那天张奶奶来看我了,我看见他就哭了,我已经好久没见他了。最后一次见他还是在两个月前,家里从来不许我关门,谁知道你关了门在里面做什么恶心事。这是我妈妈的原话。可是那天因为风吹,房间门不小心关上了,我难过。

晚上就偷偷的跑到了张奶奶家,张奶奶给我吃了热乎乎的红焖肉,还给了我一杯甜甜的睡前牛奶,哄着我让我在床上睡觉,我太舒服了就睡过头了。一觉睡到了天亮被我爸发现了,我爸发现我在张奶奶家里之后,还一边骂一个老不死的东西。没孩子自己生一个抢别人家孩子,真他妈是越老越不要脸。奶奶还护着我,把我抱到怀里让我在屋里待着。他却跟我爸爸理论我怎么敢。

奶奶年岁大了,爸爸万一动手了,我告诉奶奶奶奶你等我上完大学,我回来孝顺你。然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了。偶尔会从楼下看楼上的灯暖洋洋的,那一定是奶奶在靠着窗户织毛衣。他是不是可能在想楼下那小姑娘过得怎么样?张奶奶说祝我考个好成绩,我抱了抱她,在她的怀抱里待了很久,或许是因为马上高考,我妈没说什么,但是嘴里一直在骂骂咧咧,没理我浑身都充满了希望。感觉自己就要火了,只要我考出去我就能永远的逃离家庭,我就可以过上普通的正常的生活。我每道题都答的很认真很仔细,我好像看到了未来在向我招手,我闻到了幸福的味道,我的努力果然也有了回报。拿到成绩的那天我喜极而泣,我的成绩够我的理想院校那个离我家很远很远的学校。我们学校为了防止撞志愿,同学们浪费分,选择统一报考,我报上了自己的理想院校,我谁也没有告诉。这几天走路我都觉得自己异常轻巧,都带着风,总是莫名其妙的笑,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我也极为兴奋。

这么开心啊小姑娘给我通知书的那人说,我朝他使劲点了点头,他不知道这通知书意味着什么,但我知道这代表我的心声。回家我喜滋滋开了自己的通知书,愣住了晴天霹雳,我的志愿被改了,收到的录取通知一个本市的学校。我无数次的翻看录取通知书,给学校打电话,身份证号姓名我确定了无数遍。这就是我的通知书,我问老师,老师诧异的问我,是你爸爸改的,说和你商量,过了你不知道吗?我冲他吼,我疯了一样把家里的窗帘扯掉,掀翻了所有的桌子。我站在走廊的正中间开始嚎叫嘶吼,哭个屁,能不能小点声,有邻居冲我喊。

直到张奶奶来了,他看了看我的录取通知书,一下就明白了,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捋着我的头发孩子,去上学别回来了,给了我学费和生活费。我朝他磕了两个头离开了那个家。学校开学了两个月了,我还感觉好像是做梦一样,虽然有人喊我的名字,我会不由自主的发抖,有人扬起手我就会下意识的捂脸,但是我很好我的室友也很好。我有一个室友叫张欣欣,他是个幸福家庭出来的孩子,他笑的都格外甜,和妈妈吵架更是幼稚的令人羡慕我过上我梦想般的生活。有一天我午夜惊醒,张欣欣连忙安慰我问我怎么了。我说我梦到爸爸打我,他在打你我帮你打回去,不怕了睡觉。我的美梦在天破碎了。我的手机忽然响起,我看了一眼手机号码是我的妈妈。手机因为震动在床上轻微的移动,我整个人坐在墙角,手机就好像是手雷是催命符。过了一会他停了,我才发现我已经泪流了满面。

谁知张欣欣的手机忽然响了,刚要制止他他已经接了起来。你是林的妈妈,他看向我要把手机递给我,我连忙摆手,他不在对面不知又说了什么?张欣欣回应了你们吵架了呀。张欣欣说爸把手机塞到我手里,母女哪有隔夜仇,还贴心的出去了把宿舍留给我。欣欣啊我查查你们宿舍床挺大的哈,要不妈妈跟你去住吧。我愣了好像短暂的失聪,听不见他说的什么。你爸在你单位附近找了个包吃包住的工作,我去跟你住。正好咱家房子到期了还能省点钱。

我的脑子嗡嗡作响,说出的声音沙哑不堪。妈求你别来我去打工,我现在就在打工,我赚钱我给你打钱。我跪在了地上无意识的一句一句求他,你跟他商量什么是我爸的声音,你自己看着办,说完就要挂。等等我说张奶奶怎么样了,我妈说谁让那个老不死的这么不抗骂,不抗骂就别怪别人。姑娘啊真是的,我还要说话那边却只剩忙音了。

作者:piikee | 分类:八字起名 | 浏览:5 | 评论:0